中国清香市场遇到狼来了?!汾酒遇到新挑战150亿山西煤焦巨头能否实现双雄并立?

原标题:中国清香市场遇到狼来了?!汾酒遇到新挑战,150亿山西煤焦巨头能否实现双雄并立?

近日,山西杏花村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杏花村酒业集团”)和山西杏花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杏花村检测公司”)正式揭牌成立。

揭牌仪式上,吕梁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广勇和 中国酒业协会 理事长宋书玉的到场,也彰显出这两家公司的成立对吕梁市和白酒行业的影响。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宋书玉、吕梁市委副书记、政府市长张广勇共同揭牌,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何勇致辞,政府市长张广勇讲话,副市长杨巨才主持,市政府秘书长王建强,汾阳市委书记李正奎,吕梁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杜侯平,市工信局局长李冰峰,汾阳市委常委、杏花村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韩学尧,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董事长、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虎平,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杜建平,党委副书记、山西杏花村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国荣参加揭牌仪式。

做大做强 汾酒集团 和 杏花村酒业 集团“两大龙头”,加快构建“双雄并立、两核多点”的白酒产业发展新格局,成为此次揭牌仪式透露出的最大信息点。

这对于近些年借助 华润 渠道突进的 山西汾酒 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地方政府想在 汾酒集团 旁边打造一个能和 汾酒 平起平坐的酒业集团,这无疑将导致地方政府倾斜给 汾酒 的资源大大下降。而在市场层面,面对白酒消费量持续下滑的大背景,巨头玩家的入局,将带来巨大变量。

据官方介绍,山西杏花村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是由吕梁市委市政府主导,由吕梁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和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共同组建成立。酒业集团将通过“统一收储原粮、统一生产工艺、统一质量标准、统一基酒仓储、统一销售平台”五统一发展路径,倾力构建“原粮种植、基酒酿造、产品检验、技术研发、基酒仓储、营销策划”为一体的全链条有机基酒产业体系,打造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平台。

山西,除了五台山、平遥古城等广为人知的旅游名胜外,煤炭和汾酒也是另外两张产经名片,且两者之间历来也存在诸多牵连。

从宏观上看,煤炭工业作为山西省支柱产业,其自身的周期波动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省内其他行业的繁荣,诸如白酒产业。

近几年,由于疫情、地缘、异常天气等因素,海外能源危机愈演愈烈,煤炭消费也迭创新高。长远看,在碳中和背景下煤炭产能周期被严重抑制,煤价或将持续坚挺,部分龙头煤企将充分受益煤价上涨。

上半年,我国GDP增速为2.5%,其中山西省名义GDP增速达到了20.43%,位列全国之首,内蒙则也达到15%,这其中,持续上涨的煤炭价格功不可没。Wind数据显示, 山西汾酒 的 营收 增速波动与中国煤炭价格指数走势有一定的相关性,且随着自2020年6月以来的煤炭价格持续上涨, 汾酒 的业绩增速也非常可观。

煤价上涨的背后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以及消费场景和意愿的提升,因此有着山西本省白酒消费大本营的汾酒自然受益。

从微观上来看,煤炭企业和资本早已渗透进山西白酒行业。始建于2010年的中国汾酒城,其经营主体 山西中汾酒业投资有限公司 背后的股东即有不少煤炭行业背景,而 汾酒集团 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和 中汾酒业 投资成立合资公司“ 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股份有限公司 ”,并租用 中汾酒业 的白酒产能。

煤炭和白酒的交集同样也发生在这次揭牌的两家公司身上。 天眼查 数据显示, 杏花村酒业 集团由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 (持股80%)和 吕梁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 (持股20%)共同组建成立,注册资本2.5亿元,旗下拟设质检、原粮、储酒、制曲、品牌、销售等六个子公司,其中就包含此次一同揭牌的检测公司。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前身为吕梁地营兑镇煤矿,始建于1955年,2002年改制为离柳焦煤集团,目前已发展成为集采煤、洗选、焦化、发电等多产业的大型国有煤焦企业集团,是国家重要的主焦煤生产基地,也是吕梁市龙头市属煤企,全国煤炭工业百强企业之一,下设六座生产矿井以及两座洗煤厂,煤矿核定总生产能力600万吨/年,现有在册员工近8000人,拥有资产150亿元,年收入逾20亿元。集团公司下设16个分(子)公司,分布于孝义市、汾阳市、中阳县、临县以及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离柳集团是国家重要的主焦煤生产基地,下设六座生产矿井以及两座洗煤厂,煤矿核定总生产能力600万吨/年,井田面积46.07平方公里,可采储量2.1767亿吨。主要产品有主焦煤、动力煤、精煤等,具有热值高、低灰、低硫、易于洗选加工、结焦性好等特点,是冶金、炼焦、制气、化工、电力、建材等行业理想的原料和燃料。

也就是说,这两家公司的背后都是煤炭资本,此外, 杏花村酒业 集团与 汾酒集团 的注册地一样也在汾阳杏花村,基本已经形成了面对面竞争的格局。世界晋商网注意到山西煤焦另外两大巨头华鑫煤焦、梗阳焦化也加入到白酒竞争中。前者已经创办了庞泉酒庄,后者白酒产业已经进入选址阶段。

2022年3月1日,太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清徐县委书记王剑峰,县委副书记、县长、清徐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孙泉带队赴王答乡、孟封镇、东于镇等地,调研梗阳集团白酒项目拟选址情况。

诚然,山西省这两年受益于煤炭需求量价齐升,资本处在高涨的预期之中。但面对自2016年以来已接近“腰斩”的白酒总市场,从近1400万千升降至约700万千升,且酱香对于其余香型的挤压亦非常明显,在此背景下,煤炭企业有钱就能做好白酒吗?

从目前白酒市场头部酒企看,基本都被名优老品牌占据,几十年均并未有新品牌脱颖而出。即使是其他行业资金入局,诸如 复星 、 华润 、 中粮 等也均是寻找“老”品牌。在激烈的挤压式增长环境下,一个寂寂无名的新品牌要想虎口夺食,难度巨大。

新品牌逆袭有难度,但并非完全不可能,毕竟其背后站着的是一众财大气粗的煤炭企业。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 ,是吕梁市龙头市属煤企,也是全国煤炭工业百强企业之一。大股东为 吕梁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 ,其股东也还包括 山西省财政厅 、 山西潞宝集团焦化有限公司 等,可以说 杏花村酒业 集团不仅有煤炭背景,更是国资背景。

在吕梁市的规划中, 杏花村酒业 集团将要和 汾酒集团 形成平起平坐的“双雄并立”的新格局。此外,吕梁还要参考四川的“六朵金花”扶持山西版本的“十朵金花”,并计划在未来五年实现“白酒产能达到50万吨、产量50万千升、产值突破500亿元”的目标。

据 山西汾酒 2021年报, 山西汾酒 的设计产能为20.7万千升,实际产能为18万千升,今年实际产能或超过20万千升。截止5月底,整个吕梁市共有酒类生产企业203家,其中白酒生产企业128家,白酒产能35万吨。

如果未来五年白酒年均产销量能维持600万千升不下降,那么清香占比15%也只有90万千升,而吕梁一个城市就规划了50万千升的产能,且目前就已经有了35万千升。

此外,即使假设吕梁未来5年的产能达到50万千升,且形成了所谓“双雄并立”的格局,那相对于当前 汾酒 的产销及其在省内的占比来看,预计 汾酒集团 未来五年将明显受到 杏花村酒业 集团和“十朵金花”的挤压。

汾酒 隶属于 山西省国资委 旗下,而 杏花村酒业 集团则隶属于 吕梁市国有资本运营公司 ,站在不同的角度自然会有不同的权衡。尽管此次,吕梁市市长张广勇“叮嘱”了 汾酒集团 要发挥人才、技术、资源优势,助推 杏花村酒业 集团实现快速发展,但在揭牌现场,并未有报道包括袁清茂在内的 汾酒 高管有出席的情况。

目前, 山西汾酒 的主要产品包括:汾酒、竹叶青、杏花村等三个系列,汾酒之中,主要包括玻汾、巴拿马、老白汾、青花汾20、30、40、50、复兴版等。相较于汾酒占营收约90%,其余两类产品占比较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但梳理过去几年汾酒的销售吨价情况,我们发现,汾酒销售收入自2018年的80.67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179.2亿元,同时销量自6.73万千升增长至12.91万千升,两者增长幅度接近,吨价从12万元/千升增长至13.88万元/千升,基本接近同期通胀水平。

据悉,并入 山西汾酒 体内的发展区公司,通过从股东 中汾酒业 的中国汾酒城处采购基酒,转售给 山西汾酒 。在2018年,发展区公司还没有并入上市公司报表之前,其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基酒之间的交易额度不小,近6亿元。

如若发展区公司的产能是从中国汾酒城采购基酒,那么有着煤业背景的中国汾酒城,在 吕梁市政府 大力支持隶属于本地国资、且同样有煤业背景的 杏花村酒业 集团,在基酒的供应方面会否向 杏花村酒业 倾斜,从而影响 山西汾酒 的快销基酒供应呢?

正如市长张广勇在揭牌现场所言,希望 山西杏花村酒业集团 要抢抓机遇,乘势而上,在基酒整合、品牌塑造、标准引领等方面走在前、树标杆,努力打造吕梁白酒行业的新旗舰。或已道出其在基酒方面的考量和权衡。

若撇开产能过剩的隐患,对于清香型白酒,吕梁市,甚至山西白酒产业来说, 杏花村酒业 的成立或将助力行业发展壮大,但对于 山西汾酒 来说,大概率是全方位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