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发布2022美国大学排行榜为何前榜首哈佛掉出了前十?

一直以来,《福布斯》年度美国大学排行榜的上榜者都以高昂的价格提供着一流的教育,不仅致力于让学生从事高薪职业,还培养出了在公共服务、科学和技术领域最成功的企业家和领袖。

这所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私立学院的学生在毕业后成为了高薪人士:毕业6年后,其工资中位数为98,100美元;毕业10年后,这一数字变成了17.37万美元。

很少有MIT的学生——只有8%——会背着学生贷款来上学,就算贷款了,学生们也能很快偿还。每一年,MIT都有200多名毕业生获得博士学位。在《福布斯》美国领袖榜上(Forbes American Leaders,衡量一所大学毕业生的领导力和创业成功程度),有56人是MIT校友。

至于其他排名靠前的大学,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它们也展现出和上述类似的数据。值得注意的是,哈佛大学今年没有进入前十,可它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一直高居榜首。

《福布斯》今年的制榜方法与去年保持一致,这能让我们进行直接地比较,也有助于大家更好地理解为什么哈佛大学和其他常春藤大学的排名下降了。当然,《福布斯》还研究了公立大学和一些小型私立大学是如何脱颖而出的。

在一些指标上,哈佛大学都比不上排名靠前的上榜者,首先就是留存率。受新冠影响,在2020年秋季学期,常青藤联盟中几所大学的留校率都有大幅下降,毕竟当时大多数课程都在网上进行。许多返校的本科生选择休学,而签证的限制使得国际学生无法在学校里学习。

最新的美国联邦数据显示,在2020年秋季,只有76%的前大一新生回到哈佛大学以继续他们的第二个学年,这使其三年平均留校率从98%降到约90%。另外,耶鲁大学今年的排名也下降了6位,因为其留校率也从之前的99%暴跌至2020年秋季的65%,而排名第四的普林斯顿大学在那年秋季有83%的前新生重返校园。

相比之下,MIT在2020年秋季有98%的新大二学生留在了学校,而它的三年平均留校率稳定在99%左右。2020年秋季,有96%的前大一新生回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今年排名第二),有97%回到了莱斯大学(今年排名第十二)。

此外,哈佛大学在《福布斯》的佩尔指数(Pell Index)上得分很低。调查佩尔助学金获得者的成绩是《福布斯》从去年开始收录的指标,它能让人们了解一所大学是如何帮助低收入家庭学生完成学业的。

《福布斯》会奖励那些招收更多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大学,以确定哪些大学最能充当经济流动性的引擎。为了创建佩尔指数(占排名权重的5%),《福布斯》将佩尔奖学金获得者的六年毕业率乘以大学中佩尔奖学金获得者的占比。

对哈佛大学来说,问题不在于其低收入学生的不成功,其实他们成功了。该学校的佩尔奖学金获得者的六年毕业率是97%,只比所有学生的毕业率低一个百分点。在“本益溢价”指标上(Price-to-Earnings Premium,由智库Third Way开发出的一种方法,将学生自己支付的大学费用和这样做能获得的额外收入进行对比,用于衡量一所大学的投资回报),哈佛大学的得分最高。

但与常青藤联盟的其他院校,以及榜单上的许多其他院校相比,哈佛并没有招收多少佩尔奖学金获得者,这意味着其学位优势只对相对较少的低收入学生开放。在2020-21学年,该校只有11%的本科生获得了佩尔助学金,而在排名前25的大学中,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佩尔学生入学率并列最低。相比之下,普林斯顿大学有21%的本科生、耶鲁大学有18%的本科生、达特茅斯大学有16%的本科生,布朗大学有13%的本科生获得了佩尔助学金。在上榜大学中,平均有四分之一的学生获得了佩尔助学金。

虽然常春藤盟校在今年榜单上的排名有所下降,但一些大型公立大学的排名有所上升。

公立学院和大学在债务和贷款占比方面得分特别高,这一般表明有较少的学生是通过学生贷款进入公立大学的,而那些负债入学的学生在毕业时也不会有太多债务。公立大学,尤其是加州州立大学系统的院校,在佩尔指数中排名也非常靠前,这使得它们的排名比大多数私立大学有显著的提升。如果在排名中只考虑佩尔指数,那么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格斯山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at Dominguez Hills)的排名将从第309位变成第20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