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分离近300年贝加尔湖为何令人念念不忘?

  (奥利洪岛萨满石的日落与风云,该岛是当地布里亚特蒙古人的宗教中心,摄影师@李睿)

  (贝加尔湖与北美五大湖面积对比,制图@朱亚琳/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贝加尔湖湖盆形成于约2500万年前;下图为贝加尔裂谷带示意图,黑线为裂谷边界,图片源自@美国地质调查局,星球研究所增加中文标注)

  (贝加尔湖流域示意图,南部流入的河流众多,而流出只有北部一条,制图@Kmusser/,星球研究所增加中文标注)

  (第一名为日本的摩周湖,不过这是根据摩周湖早期的历史最好数据排名,现在摩周湖的透明度已经严重降低至10多米;下图为贝加尔湖安加拉河口,摄影师@武林)

  (距离圣彼得堡则更远,制图@朱亚琳/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俄罗斯布里亚特女性服饰与中国蒙古族接近,摄影师@Alen Laguta/123RF)

  (苏武牧羊的地点是否为贝加尔湖尚有争议;中国人熟悉的苏武牧羊是承受巨大“苦难”的气节;下图为清代文物《苏武牧羊图》折扇面)

  (俄国人绘制的Kurbat Ivanov到达贝加尔湖时的画面,呈现出的是对新土的“兴奋”,画师@Mikhail Krechmar)

  “朕统一寰区,无分中外,凡尔民人,咸吾赤子,恻然怜悯,皆欲使各乐其居,各安其业”

  (图中红线为《尼布楚条约》《恰克图条约》定立的边界,源自@郭沫若《中国史稿地图集》)

  “边界居民高兴得无法形容,他们的土地面积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有的地方扩大了数星期的行程,有的地方则扩大了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