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历年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1980年有41个现在只有1个

很多人对非洲的印象就是这里非常贫穷落后,有很多地方还没解决温饱问题,饥饿问题比较严重。事实上,非洲确实有很多国家经济发展落后,人民生活水平很低,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这样。非洲有些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还是比较好的,即使是在历史上,有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是不错的。有的国家的人均GDP甚至比我国都要高。我们今天看一下非洲各国历年人均GDP的状况,看一下各个时期的非洲,哪些国家发展相对较好,人均GDP比我国高。1980年的时候有41个,现在只有1个。

15世纪开始,欧洲人在非洲建立殖民地。到一战结束前,整个非洲除了利比里亚和埃塞俄比亚两个国家是独立的,其他的地方被欧洲殖民者瓜分完毕。二战结束后,非洲各地掀起独立的浪潮,独立的国家越来越多。尤其是1960年的非洲,有17个国家独立,这一年因此也被称为非洲独立年。到1970年左右,非洲绝大多数地方都已经独立了,只有少量的地方被欧洲殖民者统治。因此,我们从1970年开始和我国进行对比。看一下非洲历年有多少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

1970年我国的人均GDP为113美元,这个数字在当时并不高,全球114名,属于中下等的水平。这一年非洲一共有30个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分别是:南非834美元、加蓬549美元、赞比亚人436美元、津巴布韦356美元、塞舌尔343美元、阿尔及利亚336美元、科特迪瓦285美元、突尼斯284美元、斯威士兰260美元、加纳253美元、摩洛哥246美元、刚果金243美元、塞内加尔240美元、埃及233美元、利比里亚228美元、尼日利亚224美元、赤道几内亚218美元、刚果布207美元。

人均GDP200美元以下的有:毛里塔尼亚182美元、苏丹176美元、喀麦隆176美元、马达加斯加169美元、塞拉利昂158美元、博茨瓦纳153美元、尼日尔144美元、肯尼亚141美元、乌干达133美元、乍得128美元、多哥120美元、贝宁114美元。

可以看得出来,1970年非洲各国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非常多,遍布整个非洲。这不仅仅是非洲国家人均GDP高的原因,而是因为我国这段时期经济发展并不是很好,所以人均GDP并不高。而且非洲各国的人均GDP高,并不意味着人民生活水平一定高。这里面有很多国家对矿产资源产业依赖非常大,所以人均GDP才高,不过这些地方的经济发展也并不好。总的来说,此时的非洲经济虽然不如欧美国家,但基础也还不错,差距并没现在大。

此时我国已经改革开放两年了,不过我国此时的经济并没有显著的增加,毕竟我国现在刚改革开放,经济还没有彻底崛起。这一年我国的人均GDP为194美元,说10年前相比,虽然增长了,但速度并不快。这一年,非洲一共有41个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分别是加蓬5892美元、南非2905美元、塞舌尔2329美元、2289美元、阿尔及利亚2203美元、突尼斯1371美元、科特迪瓦1266美元、博茨瓦纳1181美元、毛里求斯1171美元、摩洛哥1078美元。这些人均GDP1000美元以上的当时发展确实不错。

再看一下人均GDP1000美元以下的:刚果布959美元、斯威士兰922美元、津巴布韦901美元、尼日利亚874美元、喀麦隆774美元、赞比亚654美元、塞内加尔626美元、刚果金546美元、埃及500美元、马达加斯加463美元、毛利塔尼亚460美元、利比里亚452美元、肯尼亚442美元、尼日尔418美元、多哥417美元、加纳402美元、科摩罗401美元、苏丹392美元、冈比亚378美元、贝宁378美元、中非362美元、塞拉利昂324美元、莱索托321美元、莫桑比克303美元、布基纳法索282美元、马里248美元、卢旺达243美元、乍得228、布隆迪221美元、赤道几内亚202美元、马拉维198美元。

简单的说就是此时非洲80%以上的国家人均GDP都比我国高。通过这些数据可以看出,非洲绝大多数国家人均GDP和十年前相比有了明显的上升,有的甚至增长了三四倍。之所以如此,不仅仅因为这些国家靠矿产资源为主,只要产能高,经济自然就上去了,这个还是很简单的。还有就是这些国家受欧洲各国经济影响比较大。这段时间正好是欧洲各国经济增长的高速时期,非洲各国的经济和欧洲一样都在不断上升。当然此时非洲GDP比较高的国家除了南非之外,其他的大多是依靠矿产资源崛起的。

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此时的人均GDP为317美元。此时非洲一共有35个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分别是利比亚6514美元、加蓬6268美元、塞舌尔5302美元、南非3139美元、博茨瓦纳2945美元、毛里求斯2506美元、阿尔及利亚2408美元、1917美元、突尼斯1419美元、斯威士兰1355美元、摩洛哥1206美元、刚果布1187美元、喀麦隆1045美元。可以看得出来,人均GDP1000美元以上的国家增加了几个。

安哥拉948美元、佛得角908美元、科特迪瓦905美元、津巴布韦841美元、吉布提766美元、埃及765美元、塞内加尔756美元、科摩罗607美元、中非513美元、毛利塔尼亚501美元、苏丹483美元、多哥431美元、几内亚419美元、赞比亚408美元、加纳398美元、贝宁393美元、肯尼亚361美元、布基纳法索351美元、莱索托350美元、卢旺达349美元、冈比亚331美元、尼日利亚322美元。

这十年期间,非洲有些国家崛起非常快,比如北非的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等。这些国家都是因为有丰富的石油而迅速崛起的。需要提一下的是,北非并不是以黑人为主体的国家,都是以白人为主体的。而其他国家虽然GDP有所上升,但并不稳定。有些增长的非常快,有些下降的也非常快。这都是和其经济结构有一定关系,经济结构越单一,发展越不稳定。

我国此时的人均GDP为959美元,是10年前的三倍,这说明我国的经济在迅速上升,不过这还只是开始,后面增长的更快。此时的非洲一共有15个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分别是塞舌尔7578美元、利比亚7142美元、加蓬4135美元、毛里求斯3929美元、博茨瓦纳3522美元、南非3374美元、突尼斯2211美元、2185美元、阿尔及利亚1765美元、斯威士兰1728美元、赤道几内亚1725美元、埃及1405美元、摩洛哥1334美元、佛得角1259美元、刚果布1032美元。

看的出来,和十年前相比,非洲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减少了一半以上。仔细看一下减少的这些国家,绝大多数都是单一以矿产资源为主体经济的国家。这里面有些非洲国家还是很特殊的。比如塞舌尔,人均GDP一直稳定增长。这个国家是个岛屿印度洋上的岛国,整个国家以旅游业为主。还有毛里求斯,人均GDP还在稳定增长。这个国家旅游业相对发达、还有一定的工业基础,经济结构相对合理,所以经济竞争力相对较强。到这里就能看出来,单一依靠矿产资源发展的国家,经济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且很难崛起。

这一年我国的人均GDP为5614美元,可以说增速非常快,全球排名111名,属于中等水平。之所以说这一年非洲的人均GDP,是因为非洲在这一年的经济发展达到了一个巅峰时期。这一年非洲很多地方局势动荡,再加上欧洲债务危机对非洲的影响,这一年之后整个非洲经济并不经济,很多国家经济开始停滞甚至下降。此时的非洲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一共有7个,分别为赤道几内亚2.16万美元、塞舌尔1.22万美元、加蓬1.08万美元、毛里求斯9197美元、南非8810美元、博茨瓦纳7617美元、5806美元。

这里面赤道几内亚非常显眼,之前人均GDP并不高,崛起的速度超出我们想象。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国家在1996年发现了石油,靠着石油迅速崛起。当然,最终的结果我们也知道,如果不积极转变产业结构的话,会和上面其他靠矿产资源为主的国家差不多。这里面其他的国家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不仅仅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他经济发展的相对较好。比如博茨瓦纳、加蓬、,这些国家的旅游业相对发达点,还有的农牧业发展也还不错。这样的经济相对来说更具竞争力,也更有活力。

这一年我国的人均GDP正式突破一万美元,达到了1.04万美元,全球排名67,属于中上等。此时非洲人均GDP超过我国的只有1个,这个国家就是塞舌尔,塞舌尔此时的人均GDP为1.08万美元,比我国排名高两名。前面也说了,这个国家是靠旅游业崛起的,不过这里人均GDP虽然高,但经济发展并不好。整个国家没什么工业、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可以说这里是一个人均GDP比较高的贫穷国家。

这就是非洲历年人均GDP比我国高的国家。通过这些数据我们能发现,21世纪之前的非洲,虽然发展不好,但在发展中国家里也是属于一般水平,并不算差。不过21世纪之后,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国家经济模式比较单一,虽然能在短期内崛起,但并不利于经济发展。目前非洲还是有很多国家经济发展以矿产资源为主,如果这些国家经济能转型成功,经济再次崛起还是有可能的。

非洲穷国世界杯爆发!主帅年薪20万总统请假3天来助威

北京时间6月19日晚间23点,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在莫斯科斯巴达克球场打响,欧洲劲旅波兰对阵非洲球队塞内加尔。2002年世界杯,首次出战的塞内加尔创造黑马奇迹,首战就1-0力克巨星云集的法国队;2018年的俄罗斯,时隔16年重返世界杯赛场的塞内加尔,2-1击败莱万多夫斯基领衔的波兰。

本届世界杯的首轮小组赛,非洲球队无一取胜。首战缺少萨拉赫的埃及,0-1负于乌拉圭;突尼斯被英格兰绝杀,1-2告负;摩洛哥则是最后时刻自摆乌龙,输给亚洲足球霸主伊朗;米克尔领衔的尼日利亚,0-2败给克罗地亚。作为最后一支亮相的塞内加尔,肩负起捍卫“非洲荣耀”的重任。

塞内加尔没让人失望。比赛第36分钟,波兰的乔内克自摆乌龙,第59分钟,尼昂抓住波兰回传失误再下一城,塞内加尔2-0领先,尽管第85分钟,波兰利用任意球扳回一球,但还是1-2输给塞内加尔。

时隔16年再次回到世界杯舞台的塞内加尔,也有不少明星球员,库利巴利、盖耶、尼昂都在欧洲联赛效力,队长马内是利物浦主力边锋,欧冠决赛攻破皇马大门。这支塞内加尔,速度、技术、冲击力极为出色,只要没有内讧、矛盾,他们就是一支任何人都不敢轻视的劲旅。

塞内加尔VS波兰一役,莫斯科斯巴达克球场看台上,坐着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世界杯之前,塞内加尔总统就确认,他要去俄罗斯为自己的国家队加油。“应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的邀请,我将离开我的国家12天,去俄罗斯观战世界杯。”麦基-萨勒自己想在俄罗斯逗留12天,看完塞内加尔的全部小组赛,但最终假期只有3天,也就是说,塞内加尔VS波兰,将是麦基-萨勒唯一的一场现场观战。

进球、胜利,让塞内加尔人无比幸福。当尼昂进球之后,贵宾包厢内的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兴奋得跳起来,为进球振臂欢呼!塞内加尔主帅阿利奥-西塞,兴奋握拳庆祝。

值得一提的是,主帅阿利奥-西塞,正是2002年世界杯塞内加尔的队长,16年之后,他成为塞内加尔主帅。也就是说,塞内加尔历史上2次参加世界杯,阿利奥-西塞1次是队长,1次是主帅,这样的经历足够传奇!本届世界杯,阿利奥-西塞是所有主帅中,年薪最低的,只有20万美元。

足球,能让人忘记烦恼和忧愁。有着1500万人口的塞内加尔,人均GDP为1019美元,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46.7%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不过,这场世界杯的胜利,能带给塞内加尔人心灵的快乐,精神的充实。本届世界杯,塞内加尔还要继续当黑马!

作为曾经的法国殖民地依靠着传统农业的塞内加尔是怎样的国家?

一点不夸张地说,要不是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估计绝大多数的国人压根就不知道还有塞内加尔这么一个国家。

2002年,塞内加尔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并且也被分进了一个死亡之组:法国、丹麦和乌拉圭。想想四年前法国的世界杯冠军身份,丹麦童话的故事以及世界杯常客的乌拉圭(当然也是曾经的世界杯冠军)。众多的舆论都在研究这三个球队该如何从小组中突围,而根本没人去关注那个同样在小组里的塞内加尔。

当然,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在哪。不过很快,塞内加尔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国家的存在!

世界杯揭幕战,一条轰动的体育消息就震惊了全世界,冠军法国队竟然0比1输给了塞内加尔!消息传来,法国国内哀嚎遍野,而塞内加尔更是举国欢腾,相信大家也没有忘记当时的一个新闻和画面:在听闻自己球队战胜法国之后,塞内加尔不分阶层的民众纷纷上街欢庆,甚至连塞内加尔的总统也兴奋地坐在一辆敞篷车上游街。

随后两场比赛,塞内加尔先后逼平丹麦和乌拉圭,最终以五分的成绩、小组第二的身份杀进世界杯16强。

16强大战中,塞内加尔再接再厉,又在加时赛中淘汰瑞典,闯进了世界八强,而这也是非洲足球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之一。

在接下来的八强赛中,塞内加尔在加时赛中不幸被土耳其绝杀,最终饮恨八强。跟南非世界杯的加纳一样(苏亚雷斯之手),距离四强赛的席位只差了那么一步。

但这一年的世界杯,塞内加尔也足可以扬名世界,尽管它的国土面积只有19万平方公里,只相当于我们的两个浙江省。尽管它的人口只有1500万,在世界人口对比中根本占不到显著位置,甚至至今塞内加尔都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在那一年,塞内加尔却通过足球来告诉了全世界——这里还有一只非洲雄鹰!

非常有意思的是,塞内加尔的第二次世界杯,也就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这个国家在世界杯中又再一次上演了戏剧性的结局。

2016年的非洲预选赛当中,由于塞内加尔在关键的淘汰赛中以1比2不敌南非,理论上丧失了晋级俄罗斯世界杯的资格。但在一年之后,由于世界足联查出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收受贿赂且操控比赛,该场比赛的结果被判定无效,国际足联要求重赛,而在重赛的关键大战中,大振士气的塞内加尔2比0战胜南非,最终获得了世界杯的参赛资格。

而在随后的世界杯小组赛中,在哥伦比亚取得小组第一的情况下,塞内加尔与同组的日本保持了同样的积分、净胜球的惊人持平。但由于塞内加尔的黄牌数量超过日本,塞内加尔最终不幸的名列小组第三,失去了进军16强的资格,也成为了那一届世界杯中最可惜的小组第三名。

可以说,塞内加尔也成为了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依靠足球来留下世界历史痕迹的国家。

作为曾经的法国殖民地,至今仍然依靠着传统农业的塞内加尔是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人均1500美元的收入,倒也让它在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中名列中上游。而塞内加尔所依靠的,就是磷酸盐出口和盐类制作。

目前塞内加尔包办了非洲30%人口的食盐供应。而磷酸盐的出口更达到了接近200万吨,年出口量比大洋洲依靠磷酸盐出口而致富的瑙鲁还要多(最高时150万吨)。

可人家瑙鲁的人口只有一万多人,而塞内加尔高达1500万,前者的人口只相当于后者的1‰。在这样的人口分配之下,塞内加尔看似量高的磷酸盐出口,其产生的收益自然就微不足道了。

国际劳工组织:发展中国家中产阶级越来越多

国际劳工组织27日在日内瓦发布《2014年世界工作报告》指出,从1980年至2011年,塞内加尔、越南和突尼斯等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平均每年增长3.3%,高于发达经济体的1.8%增长。

目前这些国家的每10名劳动者中,就有四名属于“发展中中产阶级”,即他们的日薪超过4美元,20年前“发展中中产阶级”占的比例不到20%。

尽管如此,在发展中国家里,仍有超过一半的劳动者,即15亿人处境困难,他们并没有工作合约或任何社会保障,经常生活在贫困中。其中约8.4亿人日薪还不到2美元,但与2000年代初期相比,情况已经大有进步。

国际劳工组织指出,那些致力于提供高质量工作岗位,并减少脆弱性就业的发展中国家,较经得起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考验。

该组织总干事赖德表示,“显然的,人力资本投资有助于推动经济发展。人们必须摆脱那些简单化的概念如降低工人的权利会助于发展。”

此外,报告还对全球就业市场情况进行了预测。去年全球失业人口约为2亿人;报告预计,到2019年,全球失业人口将达到2.13亿。目前全球失业率为6%,报告估计接下来三年,全球失业率将维持在此一水平。

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失业率将维持在8.5%,在金融危机之前,它们的失业率是5.8%;在发展中国家方面,它们的失业率现在已经回落到金融危机前的5.4%水平。

非洲十国创投市场调研报告之塞内加尔

2019年起,非程创新团队在非洲十多个国家进行了深入的市场调研,全面了解了非洲各国的科技创投生态,积累了珍贵的一手信息和行业洞察。我们甄选出10个具备创投生态,并且值得关注的国家,整理成按国家分类的调研报告。每一个报告包括国家概况、创投生态发展现状、赛道机会和公司访谈,希望非程创新的调研果实和实地经验能够为关注非洲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提供参考。

本次报告国家塞内加尔,政府最支持创业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报告涵盖国家宏观环境、本地创投生态、9个赛道及代表公司等内容。报告共约8,000字,需要20分钟阅读。

塞内加尔历史上曾是法国的殖民地。自1960年独立以来,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政变,而且民主转型较为稳定,是非洲很早就开始实行多党制的国家之一。总统选举每7年一次,最多可连任一次。现任总统Macky Sall于2019年获得第二任期,在他的第一任期内非常重视基础设施投入以推动经济复兴,大举兴建新的机场、高速公路、铁路,并于2014年开始实行《振兴塞内加尔计划》(Emerging Senegal Plan, ESP),尤其对能源、农业、交通和ICT这四个行业重点关注,计划到2035年初成为中等收入国家。

塞内加尔的营商环境也在逐步提高,例如简化注册新公司手续,整体流程不超过6天,对外商投资提供保障,减少国有化风险等,连续两年入选世界银行评选的“营商环境改革力度最大的十大经济体”。而且,自90年代私有化改革开始后,航空航天、水、金融、房地产、电信等关键行业已允许外商参与投资。

此外,Digital Senegal 2025作为《振兴塞内加尔计划》在数字化发展政策上的延伸,体现了塞内加尔政府对创新创业支持力度之大。塞内加尔是非洲大陆上第二个通过《创业法案》(Startup Act)的国家,初创企业将享受高达的八年免税优惠和部分运营开销的支持。2018年4月,政府DER基金(Délégation à l’Entreprenariat Rapide,)正式落地,规模为5,000万美元基金,重点支持数字和电信行业、旅游业、手工业、畜牧养殖业、食品加工业、农产品相关行业的创新企业,投资形式包括低利率的贷款和股权投资。目前,已有40家塞内加尔的创业公司通过这一窗口拿到融资。此前,北非国家突尼斯也曾通过类似法案,不过,塞内加尔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第一个通过此法案的国家。

自2014年振兴改革的政策实施以来,塞内加尔经济实现了巨大腾飞,年均GDP增速突破6%,尤其是2017年达到7.2%,成为非洲国家里增长最快的前三名,而且维持了较低的通胀率。201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到2022年塞内加尔将保持约7%的增速水平(但是受新冠疫情影响会有小幅调整)。尽管目前塞内加尔整体经济规模体量不大,处于240亿美金左右,是科特迪瓦体量的一半左右,但人均GDP约1500美金,比较接近西非科特迪瓦、东非肯尼亚的水平(1700-1800美金之间)。

塞内加尔的经济结构相对多元,尤其是第三产业发展较好。根据德勤的统计,在2000年至2015年间,非大宗商品贸易行业(如建筑、电信、旅游服务业)对GDP贡献超过60%。此外,虽然长久以来塞内加尔并不是一个资源型大国,但最近几年新油气资源的发现让国际能源公司对塞内加尔愈加关注。根据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统计,在2014年至2017年间,已探明原油储量约10亿桶,天然气40万亿立方英尺,将和邻国毛里塔尼亚一起开发。其中,首个BP在塞内加尔的液化天然气项目预计年产量约250万吨,将于2022年开始正式投入生产,促进塞内加尔进入经济增长的快车道。

此外,得益于优越的地理位置,塞内加尔连接了西非国家与欧洲和南美进行贸易的重要走廊。达喀尔港口是西非最大海港,2012年至2015之间货轮吞吐量的复合年增长率超过33%,对塞内加尔的经济增长有战略意义。除了港口基础设施外,塞内加尔也在加强陆路交通网络,接通首都和周边的区域铁路(Regional Express Train,TER)速度可达160公里每小时,已于2019年正式运营。

由于首都达喀尔曾是法属西非殖民地的首都,长久以来塞内加尔一直是西非法语国家的金融中心,也是西非国家中央银行(BCEAO)总部所在地。塞内加尔和其他七个西非经济货币联盟(UEMOA)成员国实行统一的货币政策,共用统一货币西非法郎(CFA Franc,现称Eco),并且以固定汇率锚定欧元,汇率风险小。

目前共有24家银行,超过六成为外资银行,36家小额信贷机构(MFI),不过,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和其他撒哈拉以南国家相比,塞内加尔的中小企业获得银行贷款较难,政府已计划推动征信机构在数据和管理上的改革,促进更多民间信贷。

从人口规模上来说,塞内加尔约有1,600万人,其中超过六成在25岁以下,96%的人信奉教。根据UNESCO的统计,塞内加尔成年识字率为52%,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活跃的经济体相比较低。以法语为主要商务语言,英语使用者较少。首都达喀尔居住人口超过300万人,容纳了80%的正规经济,产出达全国GDP的55%,是塞内加尔名副其实的”心脏”,世界银行预计,中长期内塞内加尔城市化将进一步加快,到2030年将拥有超过六成城市人口。

年轻人口的增长、城市化的发展都对第三产业产生了带动效应。近几年零售业在塞内加尔得到了强劲增长,西班牙的Citydia、法国的Casino、Auchan、Carrefour等国际连锁超市品牌纷纷进驻塞内加尔。根据Lloyds Bank研究,2016年塞内加尔的食品零售业规模达到30亿美金,约为当年GDP体量的20%。科尔尼咨询的2019全球零售发展指数从市场吸引力度、国家风险性、市场饱和度、发展紧迫性四个维度对零售业发展机会进行评估[2],加纳和塞内加尔分别位列第4和第6,是唯二进入前十名之列的非洲国家。不过现在对零售的需求主要被传统的线下超市和大量未被纳入正规经济的路边摊消化,电商的发展还在婴儿期,有赖于未来物流和支付的基础设施的进一步完善。

4. 手机普及率高,移动数据资费实惠,利好移动支付,尤其跨境支付潜在市场可观。

根据世界银行和GSMA的统计数据,塞内加尔的手机普及率接近100%,其中有48%的人拥有智能手机。随着手机和SIM卡的普及,塞内加尔当地政府对于SIM卡注册加强了监管,自2013年开始,在营业厅内购买SIM卡需要实名登记,2016年有超过500万张未登记的SIM卡被停止服务。

从电信市场来说,法国电信公司Orange控股的Sonatel占据主要地位,而其竞争者Free(前身为Tigo Senegal)和Expresso(苏丹的Sudatel分支)各占24%和22%的市场份额。平均来说,移动数据资费较为便宜,和其他西非法语区国家相比,有很大优势。

由于良好的通讯基础设施和实惠的资费套餐,塞内加尔的移动支付市场发展迅速。和科特迪瓦一样,塞内加尔的移动支付/金融服务受西非国家中央银行(BCEAO)统一政策监管。早在2006年,BCEAO就推出了关于移动货币的指导意见,2015年的新政策进一步鼓励非银行金融机构独立提供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服务,获取Electronic Money Establishment (EME) 牌照即有运营资格。目前移动支付市场上主要活跃力量为2010年开始运行的Orange Money,有超过1,000万的用户,同样活跃的还有始于2008年的Wari,2013年的Joni Joni,2014年的Tigo Cash等。

此外,由于塞内加尔和其他UEMOA成员国家统一受西非中央银行的监管,跨境提供金融服务的合规限制少,电信运营商充分利用这一政策优势打开UEMOA国家之间的跨境支付市场。2013年Orange在科特迪瓦、马里、塞内加尔开始提供跨境移动支付服务,在18个月内就达到25%的增长率。因此尽管塞内加尔本国人口有限,但通过跨境移动支付有望触达UEMOA国家的1.2亿人口,可以挖掘的空间很大。

和科特迪瓦一样,塞内加尔和其他17个西非、中非国家成员国共同遵循《非洲商法协调条约》(The Organization for the Harmonization of Business Law in Africa,OHADA code),统一接受法院的仲裁决定。银行、金融业投资则需要向西非国家央行申请。

总体上来说,西非法语区的创业生态成熟度、投融资事件的规模和频率都落后于西非的英语国家(如尼日利亚和加纳),但塞内加尔是西非法语区内比较值得关注的。尤其是在法国投资者的帮助以及塞内加尔政府的政策支持下,该国的创投生态正日趋升温,科技创业公司数量正在上升,质量也正在逐步提高。

首先,政府近年来对于创业显示出非常强的信心和支持。如前文所提,塞内加尔通过了《创业法案》,是非洲第二个通过此类法案国家;政府还出资成立Délégation de l’Entrepreneuriat Rapide (DER)基金,计划建立第一个区域性的风险投资中心,为企业家提供1万到5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已经有40多家初创公司共获得约200万美元的投资。此外,以促进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为核心的Digital Senegal 2025战略,也有助于在中长期内催化这个生态快速成长。

其次,由于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对于电信运营商的长远发展也有协同共生效应,因而也能看到主要的电信公司积极投身于建设本地的创投生态。例如,Orange Fab Program专注对本地初创公司提供孵化服务,Expresso则启动Innovation Challenge创业挑战赛,以激发更多年轻人对创业的热情和兴趣。

除了政府和电信公司的项目和倡议外,还有不少本地的生态支持者。例如,Dakar Network Angels是本地的天使投资人网络,关注塞内加尔和整个西非经济货币联盟成员国的早期创业团队。2011年,CTIC Dakar由世界银行信托基金、IFC和几个当地合作伙伴共同成立,是西非最大、最成功的孵化器之一。CTIC Dakar不直接向企业提供资金,而是注重对企业家提供创业辅导和其他支持。CTIC Dakar会为年轻的新兴创业公司提供长达3年的孵化计划,并为创业团队提供为期3个月的导师计划。自2011年以来,CTIC已经帮助了165家初创公司成长。在最活跃的时期一年举办20多场创业相关的活动,现在平均每年2-3场。

不断升温的创业生态已经吸引了不少国际目光。法国风险投资公司Partech在非洲的第一个办公室就选择了塞内加尔,并宣布了一项针对非洲初创企业的1.22亿美元的基金。Orange Group旗下的Orange Digital Ventures,也在塞内加尔设立了办公室,专注于早期阶段的初创公司。Teranga Capital是一家本地的风投基金,已募资约500万欧元,是物流公司OuiCarry的早期投资人。不过,从融资事件的频率和规模来说,塞内加尔尚不及其他西非英语国家。2018年塞内加尔初创公司共融资2,200万美元,2019年共融资1,900万美元。

如前文所提,移动支付正逐渐主流化。2010年Orange money在塞内加尔推出,主要服务是现金存款和取款,国内和国际转账以及账单付款(水,电,电视,电话,学费)等。此外,跨境支付、共享储蓄、支付解决方案、支付网关也是金融科技领域内比较热门的细分赛道。

塞内加尔约有50万侨民。2015年,该国收到约16亿美元的汇款,占该国全年GDP的5%。代表性公司有Wari, 是国际公司Western Union的低成本替代方案,目前在塞内加尔拥有80%的市场,并且公司以每月35%的惊人速度增长。用户将钱存入Wari任一网点,并且向他们要汇款的人发送短信。收到消息的人将其ID和代码发送到最近的网点,并提取现金。Wari在全球拥有50万个代理点,塞内加尔有2千个代理点,与45家不同的银行和17家非洲邮政局合作,在62个国家运营,其中包括40个非洲国家/地区,在塞内加尔及其西非邻国尤为重要。Wari转账成本很低,在塞内加尔每天处理约6.5万笔交易。

MaTontine提供了一个基于移动端的平台,用于共同储蓄。通常,会员每月使用移动支付或USSD将钱转入共享的“底池”,每月该小组的一名成员被随机挑选并获得全部底池金额。通过用户(其中绝大多数是女性)逐步建立信用评分,MaTontine允许他们使用其他金融服务,例如和保险。截至2018年7月,MaTontine已在塞内加尔五个地区建立了由1千名以上活跃成员组成的社区,其中80%以上为女性。这些成员已经通过MaTontine“储蓄”了5100万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约合9万美元),其中超过一半的成员受益于该平台提供的和保险服务。

SudPay,成立于2014年,开发了Townpay, 人们可以通过移动货币或直接通过Townpay纳税,可以帮助政府控制税基并跟踪税款的征收。支持在线%的税收佣金。早期的困难在于某些纳税人拒绝注册该平台,通过将纳税人与小额信贷机构联系起来,解决了这一难题。曾获得Seedstars Dakar挑战赛冠军,也获得了GSMA Ecosystem Accelerator Innovation Fund的赠款。现在,Sudpay已经发展成为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提供的产品包括用于公共交通和停车的移动支付应用程序(TTS-Trans),展会票务(TTS-Event)和商家对商家的账单结算(TTS-Market)。截至2018年7月,已有七个市政当局签署了这项服务,其中三个已经启用。自2018年4月以来,已有2,600多家商家注册,自2018年6月下旬开始征税以来,已有一半的商家使用该解决方案缴纳税款,每位商家的平均征税额约5.5美元/月。

Intouch,成立于2014年,允许商户接受任何形式的付款,整合了多种形式的付款方式,同时支持包括转账,水电费支付,话费充值,客户关系管理等服务。2017年月交易量达到65万笔,月交易金额1700万欧元。客户包括Total道达尔在塞内加尔的170家加油站。投资人包括Total道达尔,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包括支付巨头Worldline,已经在8个非洲国家开展运营。第一轮融资获得800万欧元。

塞内加尔的物流行业仍然比较传统,缺乏整合度,客户无法追踪订单,而跨境运输的痛点主要在于清关。主要物流初创公司有:

Ouicarry, 跨境运输物流企业,有针对个人和企业的方案,服务包括打包,运输,清关,配送等,并支持网络支付和订单追踪,支持海运和空运。根据重量,容积,运输方式收费。目前有2辆卡车和2辆摩托车,月订单400个,大部分订单来自于从中国有进口需求的中小企业。2018年全年GMV200万美元。预计2020年GMV400万美元,收入100万美元。2017年完成30万欧元种子轮融资,2019年政府支持15万欧元。2020年开启A轮融资。

Paps, 最后一公里物流公司。B2B模式,客户包括运营商,药房,银行,FMCG,电商等。平台整合司机和车辆(530辆,包括摩托,卡车和篷车),收取配送费的30%作为佣金。目前每月订单2-3万个,增长率15%。将在加纳和科特迪瓦扩张。目前开启一轮80万美元过桥融资。

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位于半岛上,经济活动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5%,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500万居民。目前达喀尔地区乃至整个塞内加尔地区,城市交通仍然面临重大挑战。大量通勤者依赖非正式交通,导致出行时间显著增加。另外,路况不佳,交通管理不善,公共运输车辆老化,也是存在的问题。

Uber和Taxify目前还没有扩张到塞内加尔,inDriver(俄罗斯网约车巨头)在塞内加尔有运营,不过不是主流。目前的出租车司机很少使用地图,一般是根据地标来定位,上车前需要和司机协商价格。比较流行的出行方式为小巴。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的一家共享出行公司Heetch,B轮融资3,800万美元。已经在摩洛哥运营,和当地主要的出租车工会合作。接下来也会在科特迪瓦和塞内加尔开展运营。

CoinAfrique, 塞内加尔分类广告平台,在西非12个国家运营,已经融资300万欧元。月活用户35万,30%用户来自于科特迪瓦,30%用户来自于塞内加尔。平台上有3类卖家,40%为专业卖家,出售的品类包括衣服,二手车,美妆及电子用品;其余为兼职卖家和消费者卖家(出售个人闲置的二手用品,类似于闲鱼)。目前已经被总部位于巴黎的媒体集团Trace 收购。

电商赛道目前在塞内加尔属于早期阶段,主要以独立站或社交网络中的非正式经济形式存在。Jumia Senegal 和Jumia Food已经在塞内加尔开展运营。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其他非洲国家类似,物流配送和在线支付等基础设施尚待完善,虽然互联网的可访问性已经大大提高,但是在线购物仍然不是消费者接受的主流。

不过相比于其他西非邻国,塞内加尔的电商已有上升发展的趋势。主要受益于Jumia对用户的教育,以及政府意识到电商对经济结构转型的重要影响后对其发展的重视。

在塞内加尔,16岁之前的年轻人可接受免费的义务教育。从2000年起,塞内加尔政府在提供升学率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从69.8%提高至92.5%。目前的挑战主要存在于如何能更好地留住学生。由于教育资源的缺乏,较差的学校环境,学生无法获得职业培训等原因,一部分学生从学校流失。另外,教师缺乏丰富的教学经验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学的毕业率目前只有50%,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GER)仍然很低(2017年为7%)。

本地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有Bakeli, 是达喀尔的一所编程教育学校。2016年成立,目前有10名全职老师,提供编程技术培训的线下教育。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面对比较旺盛的需求,没有足够的老师。已经实现盈利。Bakeli目前正在进行融资,计划进一步扩张空间和吸纳更多学生。

Beinday, 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免费Wifi。从运营商处购买宽带,并与之分成收入,每个热点提供的Wifi可以覆盖500米以内的范围。目前在17个国家有专利。竞争对手包括Facebook和Google提供的公共免费网络以及Starbucks的免费Wifi。Beinday正在融资阶段,目标是建立25 个公共热点端口。目前已经拥有3千用户,预计3年内对接40个公司,触达6万用户,达成50万美元收入。

FireFly,出行工具营销平台。创始人拥有10年数字营销经验。已经与塞内加尔的公交网络达成独家合作,目前安装了200台设备,接下来会继续对接2千辆公交车。2016-2018年的流水达40万欧元。FireFly正在融资阶段,计划用新的资金支持未来18个月的增长,以触达2.5万活跃用户。

Lafricamobile,西非版Twilio, 和非程创新在尼日利亚投资的Termii(已从Y combinator毕业)业务模式相同,通过API接口或平台,企业可以通过短信,USSD,语音和电话等方式,实时、多渠道地将关于产品更新、推广或优惠的信息精准送达不同消费者群体。目前拥有100+客户。已经获得50万美元融资。

塞内加尔政府于2018年启动了支付数字化议程,有了电子支付系统,社区成员可以通过数字方式和远程方式为自己或他人的医疗保健计划付费。塞内加尔政府的目标为实现75%的人口健康保险覆盖率。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农业部门约占塞内加尔国内生产总值的15%,低于1980年代的四分之一,但农业仍然是外汇的主要来源,雇用了77%的劳动力。根据政府数据,最重要的经济作物花生的产量在截至2017年的六年中增长了268%,达到140万吨。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不合适的土地所有制结构;使用传统技术,缺乏技术支持服务;缺乏优质的种子和肥料;缺乏融资渠道;基础设施差,水源不充足;食品加工业不发达。

Afrikamart为农民提供工具和服务,对接加工方,批发商,餐厅,超市等,为农民接触市场提供了更多的便利性。提供的服务包括食品配送(包括冷链),在线支付及订单追踪,生产计划指导以及分销网络建立等。该初创公司解决了新鲜食品领域的市场准入,物流和高效农业等方面的痛点,已经赢得Seedstars Dakar挑战赛的冠军。

塞内加尔是非洲少有的政府高度支持创业的国家。无论是从政策引导、还是资金支持角度来说,都为民间创投生态支持者指引了方向。尽管目前整体创业环境的成熟度不及西非英语国家,但其多元的经济结构、年轻的劳动力和消费人群、电信运营商的基础设施和可负担得起的移动资费,都在为塞内加尔未来的数字经济腾飞做必要的准备。

和科特迪瓦类似,同属于西非经济货币联盟组织的塞内加尔,是创业者打开更广阔的法语区非洲市场的一把重要钥匙,但宗教、语言和法国殖民时期遗留的文化形态可能是项目落地的挑战。对于投资人而言,和本地活跃的生态支持者建立合作,关注政府支持项目、外国资本(尤其是法国)资本的最新动态,有助于在相对陌生的法语区国家环境里发现优质项目并把握投资良机。

本文为非程创新团队非洲十国创投调研报告系列第四篇,下期将为大家带来埃及创投生态报告,敬请关注。

2018全球各国人均GDP和收入完整排名

2018年世界各国人均GDP排名,数据来自IMF,数字代表美元(缺少摩纳哥、列支敦士登、梵蒂冈、安道尔、古巴、叙利亚、朝鲜、巴勒斯坦的数据)

购买力平价:购买力平价是根据各国不同的价格水平计算出来的货币之间的等值系数,目的是对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进行合理比较,相比与简单的汇率兑换值比较,购买力平价更能真实比较不同国家之间的生活水平。